我国物联网的发展需要依据什么理论

2019-11-18 10:03:36分类:行业资讯264

  澳大利亚风景如画的墨尔本大学,正在进行智能楼宇的“革命”。就如科幻小说描绘的那样,当学生走进大楼时,室内的灯光会随之改变;当学生在阅读时,背景音乐自动变成轻柔愉悦的曲调;当夜深人静时,大楼的灯光会自动关闭。

  这些仅仅是智能楼宇的一部分功能,就足以让墨尔本大学的古老建筑散发出迷人的现代化气息。据悉,这所大学计划将大部分的楼宇“武装”成智能楼宇,那样的话,不但节约了成本,还能提高教师和学生的舒适度、安全度,也必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墨尔本大学的竞争力。

  其实,智能楼宇只是物联网应用的一个典型场景。如今,物联网已经演变成智慧城市、智能交通的核心。可以说,没有物联网,一切“智能”都会黯然失色。
 

物联网
 

  “物联网最大的特征就是规模化应用,这也是当前发展的重要表现。”一位姓午的资深分析师在采访中表示,在物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,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几个典型的示范工程中。但在今天的环境下,“它们只是应用在传感器层面,远没有实现真正的智能化”。

  以最热门的“智慧城市”为例,它的核心是物联化、互联化和智能化,这就要求智慧城市以物联网、云计算甚至是大数据的理念来构建,从而实现城市中的人与人、物与物,以及物与人的全面感知、互联互通和信息智能利用。也就是说,过去,只要在道路两侧埋上了各类传感器,城市就变成“智慧”的了;而如今,在物联网的含义下,不仅要传感器收集信息,还需要通过网关设备处理信息和交换信息,这样才能完成信息的相互传递。

  对此,青岛物联网协会秘书长王鲁升认为,过去所说的物联网应用只是单点或局部的,而如今已经扩散到全局,形成整体的解决方案。“过去一提起物联网,就是RFID、蓝牙、二维码、芯片、等产业链末端的设备。”他说,“如果应用不能深层次与行业结合,那么物联网产业本身也会受阻,不会快速发展。” 正因为如此,青岛的物联网产业和几年前相比,并没有显著的发展和提升。

  为此,王鲁升正在研究制造业的“物联制造”平台,希望将传统制造业中的所有数据与物联网联系起来。“如果将物料配件、仓储等所有信息与ERP、MES、CRM等系统联系起来,企业就能随时了解准确的信息,从而提高生产效率、减少管理成本。”

  不过,在制造业等传统的工控环境中,物联网对设备的要求非常高,不仅需要防尘、防水、防爆,还需要具有一定的“智能”。具体地说,就是设备不仅要有采集、处理、存储、分发和接收信息的功能,还要与相关的应用软件相结合。

  “而这样的要求甚至会是系统级的工程,并非局限在传统的物联网‘圈圈’中了。”午分析师说,这几年来,物联网涉及的技术更为广泛,行业应用更为系统化,这就需要物联网行业从整体出发,了解整个行业的需求,而不是固步自封,停留在芯片、传感器层面。“这种变化正在影响物联网的方向,走向以行业应用为主体的综合性系统工程。”她认为,智慧城市、智能电网、智能楼宇是今后看得见的方向,也是目前物联网落地最为明显的几个行业。

  大佬来了

  “圈里的朋友一见面都在谈投资物联网,雄心勃勃。那种热潮和现在说投资大数据的感觉一模一样。”青岛金弘测控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丁宁苦笑说,当年要做物联网的公司如今没剩几家,要么转行,要么倒闭。

  原因很简单——物联网技术本身并不新鲜,技术门槛也不高。“过了几年之后才发现,以单个项目的形式‘做’物联网,资金周转期长、竞争激烈,根本赚不到钱,仍旧是站在产业的外围,浮在面上,根本进入不了核心应用层。”丁宁说。

  尽管丁宁并没有多谈当时的竞争态势,但他并不否认竞争激烈是导致众多公司倒闭或转型的重要原因。“当时我们做物联网设备,但价格极低。”他说,虽然每一年都能谈上十多个项目,但每一次都不怎么赚钱。

  实际上,在物联网领域,不只围绕着传感器、传感网等概念而生的企业众多,当物联网被确定为国家“十二五”计划中的重点时,越来越多的大型IT企业也逐渐加入了竞争,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中小企业的市场空间。

  比如,IBM以智慧地球为落脚点,在全中国范围内大力推广,这也在更大程度上催热了物联网市场。据了解,IBM就确定目标,争取在中国和10个左右的三、四级城市签约,核心就是依托物联网技术,搭建城市运营平台;而英特尔与中国科学院签署合作协议,联合成立“中国英特尔物联技术研究院”,计划在未来5年里共同投资两亿元人民币,探索物联网核心技术和产业化发展。

  此外,微软、华为、神州数码、东软等传统IT大佬都在积极切入物联网市场,而三大运营商也从未停止过对M2M的布局。

  其中,值得一提的是华为。华为基于过去对互联网和电信网络的理解,对物联网进行了重新定义,将“M2”引申为“M3”,强调物体与互联网络,是广域连接的矩阵(Matrix),即“M2M to Matrix”。

  华为认为,要实现物联网,首先要实现传感网络和互联网的融合,而如何将多仪表、多制式传感器和控制器接入移动网络和互联网络,就成为部署物联网的关键。从客观上说,这必须要有一种融合的物联网网关,能够将仪表(Meter)、传感(Sensor)和控制(Controller)这三者,完美地集成到IP网络中去。经过反复琢磨和思考,华为推出了MSCoIP解决方案。

  对此,华为企业网络产品线总裁刘少伟表示,在物联网项目中,华为的策略是做自己专注的领域,而非大包大揽。“华为一直采取‘被集成’的运营思路,也就是说,在每一个项目中,华为只集中精力做自己擅长的地方,并且一定与合作伙伴共同研究解决方案。” 刘少伟说,比如,在智能电网项目中,华为会做电表中的芯片,但不会做电表。

  实际上,华为的做法也是目前业内一种普遍的模式——毕竟如智慧城市这样等级的大项目,承载着整个城市的运营基础,仅凭一家之力,并不一定能够把方方面面都做到最好,因此往往会由一个大的IT厂商做总集成,把解决方案分为几部分,分别由合作伙伴供货甚至运营,而该厂商负责技术支持和培训。

  “有些IT厂商为了扶持合作伙伴,简直是做到极致了。甚至从资本扶持、返点力度和培训几个角度入手,就差动手开新公司了。”业内人士透露。一些早期芯片和传感器的小厂商被纳入到一个体系之中,逐渐形成了一个个物联网“生态圈”,在某个“带头大哥”的带领下,一众“小弟”也向着物联网再次出发。

  三个老问题

  “我国物联网该怎么发展,要看物联网的短板是什么,也就是这个生态体系中最缺少的是什么,而不是看擅长什么,这就是‘ 木桶理论 ’。按照这个理论看,我国物联网生态圈仍旧是核心技术缺失、标准不统一,以及安全问题。”午分析师说。

  客观地说,在任何新技术或新产业出现之后的几年内,这三个问题都是必须面对和解决的。不过由于物联网被产业寄予了更多的希望,所以这些问题显得更加迫切和重要。

  首先,在技术层面,不久前,中国RFID产业联盟理事长、国家金卡工程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张琪指出,我国智能传感器及网络化应用距离国际差距较大,很多传感器还是使用国外产品。同时,由于我国目前的自动感知技术、自动信息处理技术等方面的很多核心技术都存在着尚未突破的瓶颈,这直接导致了后续的应用问题——短期内成本仍降不下来,从而难以实现大规模的实际应用。

  第二,是标准问题。自从有了物联网概念之后,关于标准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过,各种各样的标准化组织都在从自己所在的领域诠释着物联网。由于物联网会被应用在生活各个方面,应用场景千变万化,所以要真正建立标准,既要符合实际,也要协调各个组织的利益关系,更需要从顶层架构入手。

  最后是安全问题。近日的“棱镜事件”再次给我国信息安全产业敲响了警钟。安全在大数据时代尤为突出。如果真要实现物联社会,各类传感器均能采集、处理和存储数据的话,如何保障这些数据的安全性?如何在先进的技术和安全之间寻找到平衡

  之所以重提这三个不算新鲜的问题,目的在于再次提醒产业注意:如果在核心问题上悬而不决,必然会影响以后的发展。

上一篇:下一篇: